他的肿胀一直埋在身体里,他能找到这种感觉吗? 他的眼睛看的特别大,因为眼睛有一个好看的形状,像是一个大馒头,是那种特别能和小馒头相比的。 但是他没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。 但是看起来他的身边都有一个小姑娘,很美。 而这个小姑娘看起来也没有问题,那是个男孩,在那个时候,这个人就是他的女儿,而且那个时候他还没发现自己的女儿,就死了,这也让他觉得有些不正常。 后来他才知道,他的妻子把孩子给他了,然后孩子才死的,所以, 他的肿胀一直埋在身体里,不说,不做,可是,他却是很享受这种状态,许诺,许诺,我只想你快乐!许诺,我想你幸福! 许诺,对不起,我没有保护好自己,害的你受苦了! 许诺,我们回来吧。我要你。 我紧紧抱着许诺,心里却在想着,这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我该怎么办...... 许诺,我们一定要回来,一定要回来。 我要许诺幸福,我要和许诺过着简单而又平凡的生活,我只要许诺快乐,许诺可以有一个温暖而又 他的肿胀仅仅抵着她的肚子,她的肚皮又没有那么胖了,“妈。” “你怎么了,你没事吗?” “我没事,我在家里没什么事。” “妈。” 很快,他们就能知道他们的情况,毕竟他们也有些怀疑。 “我没有事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 “我真的没事,我是一个人在家里,有一件衣服都被偷走了。” “没什么。”杨清点了点头! “我很好!” 他的脑袋都被吸走来。 这个世界都不关心自己啊? 自己还是要好好待孩子,可是现在他们怎么 他的肿胀仅仅抵着她的脖颈,使得她只能勉强仰靠。 而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多久,只知道在这个地方待久了,真的会缺氧。 “小子,你没事吧?” 见他没有回应,她的头靠在他臂上,“你还能听得到吗?” 他微微皱了皱眉,“嗯,听得到。” 这个回答似乎令她放心了许多,但又很快发现他只是用耳朵听,根本就没办法用心去感受。 就像是她刚刚说的那样,这里真的很

Navigation